宋熠在户部忙得昏天黑地的同时,也没忘记经营自己的人脉势力。

    他时刻记得此前为江慧嘉的安危而惶恐忧虑的种种感觉,病愈之后眼看得了高位,他心中紧绷的弦却并不敢有丝毫放松。

    数代煊赫如郑家,也有轰然倾塌这一日,古来长盛之家更有几何?

    郑家的倒台或许有他站错了队的原因在,又何尝不正说明了世事的无常?

    宋熠深深知道,自己立大功而登高位,这还只是掌权路上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要怎样维持这个高位,并聚集起牢固的势力集团,这又是第二步。

    而形成大势后,又怎么在政治的风云诡谲中保持为民请命的初心,同时保护自己的利益,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,维持始终正确的选择,则又是另一种修行了。

    这种修行,他或许要持续一生。

    但他又知道,在这条艰难的道路上,他绝不会孤独。

    有一个人一定会与他同行,与他携手共经风雨,与他并肩共赏繁华。

    傍晚时分,宋熠从官署出来。

    斜阳将整个世界都染成了一片暗金色,御街上,官员们或乘轿,或坐车。也有仆从拎着食盒匆匆而来,这些多是给要“加班”的大人们准备的。

    宋熠往常也加班,所以对他而言,不加班的这一天殊为难得。

    从官署大门迈出,他正思量:“相国寺大桥两边的芍药该开花了,我且顺路去摘两朵,搏阿萱一笑。”

    一抬眼,却忽见前方街道旁,来往人群中,一女郎身着官服,牵马徐行。

    她身长如玉,形容翩翩,若非她并未在女性体态上做遮掩,旁人见了,只怕都要以为这是一位风度卓绝的世家公子呢。

    这时夕阳洒金,暮光披泄,她忽而眉眼微弯,露出一丝浅笑,便似是画卷铺开,又从隽永走入了现实。

    宋熠心房扑通扑通一阵乱跳,脚下步伐不由得就加快了。

    “阿萱!”他欣喜轻唤。

    江慧嘉对他眨眨眼,笑盈盈道:“我把松风打发回去了,今日,便劳烦宋大人为下官牵马罢。”

    宋熠哈哈一笑:“打发得好,早看这小子不顺眼,哪有江大人眉目清隽,生得叫人赏心悦目呢!”

    到底宋熠牵了马,江慧嘉却并未上马。两个人牵着马并肩步行,在这夕阳下共同归家。

    毕竟昌平帝去后还不久,江慧嘉若是在御街上骑马,让宋熠为她牵缰,那就有点太过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秀恩爱,这是对大行皇帝大不敬,找死呢。

    出了御街,转上相国寺街。

    相国寺街上如今虽不及从前繁华,但也还是热闹的。

    江慧嘉问宋熠:“待诸事平定,可要接老爷子上京来?”

    这说的是宋老爷子。

    当初各方争斗暗流最汹涌时,宋熠担心有人拿青山村那边老家的事做文章,还曾吩咐松风去过老家一趟。

    如今乱事平息,松风回来了,却带来一个让人不知该哭该笑还是该叹的信息:宋父的妾室,余氏多年来与奸人有私。

    原来她当初嫁入宋家时就已暗结珠胎,因此才能在成婚不过八月时就生下宋大郎。

    宋大郎不是早产儿,他根本就是奸生子!

    而最讽刺的是,除去最小的女儿宋清芙,余氏所生的其余所有儿郎,包括曾被宋老爷子无尽偏爱的宋五郎在内,竟都是奸生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除了宋熠这个原配所出,以及宋清芙这个女儿,宋父其实并无其他血脉。

    这是何等荒唐的真相。

    为了余氏,为了宋五郎,宋父曾经对宋熠万般亏待。

    宋老爷子后来鄙弃江慧嘉的商户出身,意图将她贬妻为妾,宋熠伤心愤怒之下,欲与宋家相决绝,也是以宋五郎为威胁,才换得了宋老爷子的消停。

    如今荒唐的真相爆出,据松风说,宋父是当场就气吐血了。

    宋老爷子却奇迹般地撑了下来,他当时就命人将余氏捆了,然后叫松风务必守住消息,并悄悄处决奸夫。

    他做了一个惊人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此事绝不可泄露!”宋老爷子说,“只当大郎五郎这几个还是我宋家的孩子,只是余氏不可再留,便叫她病亡。”

    他又让松风转告宋熠:“五郎科考诸事,三郎不必相助,也无需阻挠,且由他去。”

    “我这把老骨头,便守着你这个不成器的爹,能过几年是几年罢。”

    这种处理方式,说实话,江慧嘉这种爱恨都鲜明的人是不能理解的。

    但她也能明白宋老爷子为什么这样做。

    她当然不可怜宋老爷子,对于看自己不顺眼的人,她同样看不顺眼。

    之所以问宋熠是不是要接宋老爷子上京,也是考虑到宋熠的心情。

    毕竟再怎么说过要“相决绝”,这也是宋熠的血脉至亲。人的心情是会变化的,当宋老爷子从“恶人”变成了“老弱”,宋熠就一定不会心软,不会挂念吗?

    宋熠沉默了片刻,脚步微顿,转头看向江慧嘉:“老爷子未必愿见我……或许,我登高位,回乡祭祖,在众乡邻眼前对他跪一跪,远比接他上京,更使他欣喜。”

    说话间,他轻轻笑一笑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看到他这个笑容,江慧嘉竟是心中一酸。

    宋熠却放开马缰,又道:“还要请娘子辛苦片刻,那边芍药开得正好,待为夫去摘两朵来,为娘子插瓶可好?”

    江慧嘉接过缰绳,就噗嗤一笑:“宋大人竟要做个偷花贼吗?那可要藏着些才好,千万莫叫保甲巡街捉住了哟!”

    宋熠哈哈一笑,快步而去。

    斜阳下,汴河流淌,长街脉脉。

    江慧嘉忽有所感,侧头一看。却只见旁边不远处,流芳亭中划过一角帷帽轻纱。

    她没有在意,便没有听到,亭中一道幽幽怅惘的女声:“我大靖第一女官,名声都传遍天下了,我再不能自欺欺人。什么江郎,从不曾有,只有江娘子……”

    另一道更爽脆些的少女声音则道:“不曾见过你这般傻姑娘,还惦记呢!快回神罢,天下大好儿郎,由你挑呢!”

    “嘻嘻……”

    一片笑声,银铃般响过。

    江慧嘉心中倏忽闪过念头:“新帝或还有一两年,一两年后,如今的天又要变一次。”

    却见宋熠摘了两朵芍药,果然偷偷袖在手中,又脚下生风地走过来。

    阳光为他披上了一层暖洋洋的金衣,使他整个眼神中都好像浸润了流淌的温柔。

    江慧嘉又一下子从思虑中放开,心中忽然再没了担忧。

    怕什么呢?

    宋熠早不是从前的宋熠,她也不再是从前的她。到那时,幼帝登基,群臣摄政,只怕难免。

    害怕在这种乱局中找不到路?

    不会,他们要做开路人,执棋者!

    宋熠走到江慧嘉身边,将袖中芍药一闪而过地在她眼前一亮,宛如少年般笑了:“两朵,我且藏着,归家后为娘子插戴。”

    江慧嘉说:“不是说插瓶?插戴什么,我才不戴这种尽抢我风头的花。”

    “在我眼中,我家阿萱永远胜过世间一切繁花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夕阳西下,两个人,一匹马。

    是庙堂之高?是江湖之远?

    不,是有你有我,有家。

    他们都变了,他们又从来不曾变。

章节目录

荣医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女生小说屋只为原作者沉舟钓雪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沉舟钓雪并收藏荣医最新章节